作者:毘沙门天
简介:一个关于来自外太空的保护日本的英雄:瞬杀英雄的故事。他保护日本传统审美文化,驱逐两百斤的跨性别者、极端素食主义者、极端女权、黑命贵等白左
他是日本右翼心中的神明
直到最后,他都未曾放弃保护这个国家



  第一章 一位天外来客

  2040年,日本被白左集团入侵的第18年。

  一切来源于2023年的G7峰会。

  那一年,他们强行通过了《LGBT法案》,大量两百斤的变装皇后进入日本小学,日本小学生看见他们直接当场吓哭。

  出现大量女拳对日本漂亮女生的袭击,因为她们长得好看,甚至还有人举着牌子去日本众多著名地下偶像的演唱会门口抗议、甚至是冲击,导致御宅族粉丝和女拳大打出手。

  日本到底怎么了?这个世界需要一名英雄来保护日本!

  其实白左也不是没有对手,因为昭和皇道派,回来了。

  但介于日本的枪刀法管制严重,他们没有办法与欧美白左抗衡,没过几天就败下了阵。

  旭日再也没有升起过……

  而2040年7月1日,一切都迎来了转机。

  因为那个男人,他来到了地球上空!

  云层之间,红灰相间的弯刀飞船掠过东京上空,最终停留在东京塔上。

  从飞船底部,一个红灰相间的战甲,从飞船上跳了下来。

  他手持塞多霰弹枪、鹰爪飞镖、鬼丸国纲,还带着一只名为“天喰”的狐帕菲拉。

  狐帕菲拉这种动物,是食腐动物,能把敌人的尸骸吞噬殆尽,并且,其能无限复活。

  这台战甲在夜晚的东京街道上漫无目的地行走,他发现有三个外国人试图对一名漂亮的日本女生进行性骚扰。

  那名女生很是抗拒,她的小背包都被外国人扯下摔在了地面上,而正当外国人试图扯下她的衣物时……

  “血之呼吸•一之型•血龙切!”猩红的巨龙吞噬了三个外国人,他们对首级全部被战甲手中的侍刃:鬼丸国纲华丽地斩下。

  “あなた大丈夫ですか?”他转头问那个漂亮女生,但是女生已经被他吓得瘫在了地上。

  “大丈夫、私はあなたの敵じゃない。俺の名前は血殺神、仕事は綺麗な女の子とオタクたちを守る。”战甲开始了自我介绍,并且把那名日本漂亮女生的小背包捡起还给了她,“ほら、あなたのバグ。”

  在日本的漂亮女生感到危险的时候,他无论何时都会赶到那里,无论何时都会保护她们。

  “好了天喰,把现场吃得连渣都别剩下。”他用中文对身边的狐帕菲拉说道。

  那只作为食腐动物的铁甲狐帕菲拉马上开始了今日的大快朵颐。

  “障眼迷雾!”他丢下一个烟雾弹,然后进入了和铁血战士类似的隐身状态,离开了现场。

  第二天,日本警视厅赶到了现场,虽然没有找到任何残骸,但是警犬闻到了除了尸骸味之外的其他三个味道。

  一个是香水味,还有两个是没见过的气味。

  经验丰富的老警员们都觉得意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案件,警犬可以闻到气味,但是尸骸没有留下哪怕一点,连血迹都没有。

  因为那一天的小路里面没有摄像头,所以没有拍到是谁干的。

  这件事后来上了新闻,全日本举国轰动,哪怕是平时不干正事的东京电视台都开始播报这件事了。

  美军也开始躁动不安,因为一直在日本有特权的欧美人,地位受到了撼动。

  而日本的右翼们,开始了新的狂欢。

  第二章 日本の瞬殺ヒーロー

  7月3日,日本东京举行了大规模反白左游行,大约十万人参加,这把全东京和周边城市的极右翼全喊出来了。

  “日本人は神様”、“日本を守れ”等牌子被日本右翼民众们举过头顶,他们无法继续忍受欧美人对日本人继续迫害了。

  而同时,与右翼对冲的是LGBTQ、女拳、黑命贵、素食主义等团体。

  “Black live matter”、“Trans rights human rights”、“Don't eat animals”等牌子也被对方举过头顶,他们对着日本右翼竖中指,对着右翼们丢石头、喷水。

  但是右翼们没有退缩,还在继续前进。

  “加油啊,我的国民们,”血杀神蹲在游行侧面的一栋32层高的大楼顶部,“作为你们的神明,我会继续进行恶鬼灭杀。”

  天喰用爪子挠了挠头,随后发出“呜呜”的叫声。

  “肚子饿了么?晚上再吃,白天我们容易被发现,这明显是白左的圈套。”血杀神看了一会儿,用障眼迷雾隐身后离开了。

  他的障眼迷雾现在可以隐身12.4秒,因为装了“高阶持久力”这张振幅晶体。

  最终,警视厅介入了这场冲突,但很明显,他们对右翼日本人要更加粗暴,对白左不敢真的动手动脚。

  夜晚,血杀神回到了飞船上,进入了赫明斯寄生者巢体房间。

  “健屋花那,帮我注射强化血清。”他对着后背的胖头鱼说道。

  那胖头鱼名为“健屋花那”,是血杀神起的名字,因为他很喜欢健屋花那这个vtuber,而且健屋花那是医疗工作者,而赫明斯寄生者巢体也是维护飞船生物方面功能的,很快,1000%近战攻击力加成和200%副武器伤害加成的血清就注入了战甲内。

  “真是神清气爽……”活化血清对血杀神产生的巨大的作用,好像战甲就能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奥迪斯,保持血蝠鲼悬停,我该出任务了。”血杀神对飞船的智能核心说道。

  “好的指挥官,奥迪斯就在这里等您归来。”奥迪斯开启了飞船全自动悬停。

  “开始狩猎了!血之呼吸•五之型•血之共振!”血杀神从血蝠鲼飞船前端底部通过旋转仓从万米高空跳了下去,随后使用坠落重击进行加速并且平稳着地。

  夜晚的东京,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繁华而美丽的东京,跨性别者随地大小便;黑肤色外国人骚扰路过的日本漂亮女生,并且如果不接受的话就将其毁容甚至拳打脚踢;素食主义者冲进餐厅强迫他人不吃刺身选择吃素食;女拳把日本的碧蓝档案游戏广告都举报到下架,Yostar日本会社都赔到快破产了。

  这些,都是血杀神无法容忍的!

  他看见两个两百斤的男跨女尾随日本漂亮女生,而且还在不断露出那玩意儿骚扰对方。

  “血之呼吸•七之型•影杀!”配合“冷酷瞬移”振幅晶体,使用换影移形后的血杀神瞬移到那两个两百斤跨性别身后,使出从后方放倒对方进行穿刺的技能,瞬间击杀了一个人。

  “血之呼吸•二之型•血花卷风云!”像是被卷入了血色深渊中一般,另一个人的身体瞬间被鬼丸国纲卷碎。

  “你没事吧?”这次血杀神不说日语了,直接开启了翻译,把自己说的话翻译成了日文,顺便还把对方的日语翻译成了中文。

  不出意外,那位日本女生还是很害怕血杀神。

  “没事,我不是敌人。我是你们这边的,你们肯定也被欧美人骚扰怕了吧?”血杀神伸出手,“天喰,可以开饭了!”

  说完天喰就对着那两个两百斤跨性别开始从头吃到脚。

  那个女生直接扑在了血杀神的棱晶戴达鲁斯胸甲上。

  “额,有什么事吗?”血杀神歪头问。

  “我们每天都被他们骚扰,已经怕的不敢出门了,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在日本的土地上欺负日本人?”那个日本女生的话直接通过战甲的翻译器翻译了过来。

  “大丈夫,この血殺神がいる!”血杀神又说了一句简单的日语回答她,安抚她惊恐的内心。

  后来的交谈中,血杀神发现其他日本女生也每天被欧美跨性别骚扰。

  “彼たちは俺が殺す、安心しなさい、俺は必ずあなたたちの安全を守る!俺はテンノ戦士の中で一番強い人だ!”他又说了一段日语,然后双腿蹬地离开了这里。

  他确实是天诺战士里面最强的,是最强的暗杀者,灰烬之刃战甲。

  7月5日,也就是后天,日本各大媒体出现“瞬殺ヒーロー•血殺神”的新闻,这使得日本的右翼暴动更加疯狂,他们高举“アメリカ人を倒す”、“瞬殺ヒーロー万歳”的牌子,为瞬杀英雄应援。

  甚至已经有人在各大神社里面放入了血杀神的牌位。

  白左们觉得血杀神只有夜晚敢出来活动,所以白天他们也肆无忌惮地和右翼对轰,最终结果和上一次有所不同,这次警视厅没有对白左特殊照顾,恐怕他们也开始无法忍受白左的无理取闹了,但警视厅最高级文件里面已经加入了对血杀神的追捕计划。

  但就凭他们还想逮捕天诺中最强的刺客血杀神?恐怕是痴心妄想,因为血杀神的真本事还没用出来。

  第三章 我是血杀神

  血杀神的本体小时候很喜欢看鬼灭之刃,所以当他能控制战甲的时候,他给自己的招式起名“血之呼吸”,并且在自己打的侍刃刀身上刻上“恶鬼灭杀”。

  从此以后,他就成了血柱。

  “毘沙,天诺组织会送你一台喜欢的战甲,五十多台战甲里面随便选一个,但是接下来,得靠你自己去找材料了。顺带一提,圣装战甲我们送不了,因为设计图很难找。这送你的一台,就作为你的出门礼物吧。”天诺组织首领对血杀神的本体说道。

  然后本体选择了灰烬之刃战甲,并且购买了自己的外观:灰烬之刃太空忍者外观,上色为红灰相间。

  “这就是我想要的力量,最强的暗杀者。”血杀神进行移魂,将自己的精神融入战甲,战甲开始冒红色的闪电,正在建立移魂链接。

  “我出门了,首领。”随后,他带着装备和战甲离开了这里。

  这一去就是二十年,天诺组织的孩子都经过改造,至少能活上千年,当他回头看见日本已经变成了现在这样的时候,他早已怒不可遏。

  2040年7月5日的夜晚,大量的黑人与跨性别在日本东京大街上随地大小便,还把悬挂在街头的日本旗撕下来踩两脚。

  血杀神丢下四个鹰爪飞镖,一开始他们还以为脚边掉下来了什么发光的小东西没注意,但是后来发现不对劲时,已经来不及了。

  “炸!”Boom的一声,鹰爪飞镖在他们脚边爆炸,同时释放冰冻气息和毒气,将他们自己冻在原地以便毒气入侵人体。

  “就你们还想破坏日本的秩序?在我血杀神面前?”血杀神用移形换影瞬移到了他们那边,“你们好大的胆子!天喰,开工!”

  他们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被铁甲狐帕菲拉蚕食殆尽,而之前,血杀神增强200%的副武器伤害,也是为了增加爆炸效果。

  听到爆炸声,甚至看见了血杀神和天喰的影子,白左们开始四散奔逃,一路上还发出尖叫声。

  “逃がさない!”血杀神见数量这么大,直接释放了杀手锏,“血之呼吸•八之型•灭杀阵•剑刃风暴!”

  无数透明的分身出现,然后附身在了那些黑人和跨性别身上,一击致命,而血杀神战甲本身没有进行这样的攻击,敌人在看见分身的那一刻,早已命丧黄泉。

  他一边开启剑刃风暴,一边还丢出鹰爪飞镖然后引爆,甚至还拿出了好久不用的塞多霰弹枪,打出元素战刃进行远程弹跳来击杀白左。

  “玉犬!”他使用术式召唤出了一只宰相扑猎达赛,那是火卫二抓到的犬型生物,拥有吐出追踪蛆虫、腐蚀唾液、医疗菌丝的能力。

  追踪蛆虫很快就到达了一个黑人面前,然后Boom的一下在他面前爆炸。

  这天晚上,造成了26人死亡,而所有的尸骸,都被玉犬和天喰吃得一干二净。

  7月6日上午,美军驻日总司令会见了日本首相,要求其允许美国强制对日本人全体宣传LGBTQ,宣传博爱平等思想。此时的日本首相不过是美国人的傀儡,所以自然会同意这一点。

  7月10日中午,大街上突然出现了一大群欧美人拉着日本人,问他们是否支持LGBTQ,不支持的就对其拳打脚踢。有的日本人还手了,但是对方去找了欧美律师,告日本人殴打他们,哪怕是日本律师和法院也无可奈何,因为美国人控制了日本的法律体系。

  7月10日傍晚,他们去各大神社祈求瞬杀英雄为他们讨回公道,一些被毁容的日本漂亮女生跪在地上久久不起身,而此时,血杀神就在神社上空启用刺蜂反重力曲翼的隐身技能看着这一切。

  “我会替你们复仇,我的国民,作为你们的战神,我以血杀神的名义发誓把白左全体驱逐出日本!”

  他比任何日本人都爱日本,爱这个国家的审美文化,但如今,国民需要他的帮助,他作为神明不能置之不顾!

  7月12日夜晚,一些欧美人还是不长记性,直接继续上街对着日本旗竖中指,以为自己有美军罩着就能在日本上天入地了。

  结果下一秒……

  “恶鬼灭杀!血之呼吸•一之型•血龙切!”极速的拔刀斩将那欧美人斩首。

  一看见这个情况,其他欧美人吓得马上调头就跑,一路上还有想要美军来保护自己的。

  仅仅12天,大量欧美人坐飞机撤离日本,欧美也加大对日本的谴责,认为日本政府不关心人权。

  结果在会议上,血杀神直接用灭骸之刃黑进了系统。

  “Return to your country and never come back to Japan!!!”他说完这段话就直接取消了黑入系统,这让各国首脑都吓了一跳,好像他就要从屏幕里面跳出来用上等好刀鬼丸国纲把他们都切成刺身一样。

  在各国首脑面前,血杀神的形象就好像是来自地狱的魔鬼,或是天界的武神。

  有美军上将建议直接出动两个航母编队,对血杀神进行打击,但是美国总统直接拒绝了,理由是他害怕两个航母编队都打不过血杀神一个人。

  随后,现任美国总统,住进了精神病院,因为他精神崩溃了,这下好了,这几天都看不见他的人了。

  随后血杀神又用灭骸之刃黑进了系统。

  “我是血杀神,我来自外太空,我是一名天诺海盗,我的目的是保护日本,以及日本文化、漂亮的日本女生、热爱动漫游戏的日本阿宅。你们若是敢侵犯日本国民,我的鬼丸国纲必将斩下你们的首级。下一个,就是你了!”他指着屏幕说道。

  随后,欧美各国首领也吓得不轻,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而在日本本土,日本人看见这段录像后,无论是中左翼还是右翼,都开始支持血杀神,因为他真的在保护日本人。

  第四章 暗杀美国总统

  7月15日,血杀神前往了美国。

  原本日本有数百万民众准备为血杀神送行,但作为专业的刺客,他选择不管日本民众直接飞往美国。

  原因是因为,日本新兴的现任最大黑帮花山组和血杀神会面,给了血杀神一亿日元押金。

  如果血杀神成功干掉了美国总统,他们会支付剩下的99亿日元。

  于是血杀神带着一亿日元,开着血蝠鲼飞船直接飞向了美国。但其实本身血杀神就很有钱,他拥有三百万星币,这是外星货币,价值比美元都高出几个档次。

  因为地球上对于血蝠鲼来说距离过短,是不能进行空间跳跃的,所以血杀神的飞船时速在每小时1000公里以内。

  很快血杀神就飞到了华盛顿上空,他跃下飞船,召唤分身进入白宫探查,自己躲在白宫的65米开外。

  但白宫内部空无一人,血杀神敏锐的反侦察意识告诉自己,美国总统不在这。

  他召回了分身,天喰在他身边警戒着,时刻提防附件有没有敌人出现。

  随后他找遍了全华盛顿的精神病院,都没找到美国总统,甚至一个人都没有。

  突然他脚下发生爆炸,血杀神马上用鬼丸国纲进行格挡,才减小了一部分伤害。

  随后大量美国士兵从周围涌出,将血杀神包围。

  “Stand here!Don't move!”美国大兵们用枪指着他。

  “Calm down bro.Or all of you will die.”血杀神说完以后就原地消失了,美国大兵们还在四处寻找他,下一秒大量鲜血从一个美国大兵身后喷涌而出,是血杀神的鬼丸国纲造成的,但是他们连鬼丸国纲都看不见。

  “血之呼吸•四之型•血刃回天!”反手拔刀的旋转的砍切让美国大兵们上半身和下半身彻底分离,这是血杀神在原地面对大量敌人时会用出的技能。

  “血之呼吸•六之型•血浪斩!”此时血杀神现身,然后以子弹跳的方式突进,随后挥出一记正手拔刀,又斩了两个美国大兵。

  剩下的美国大兵开始突然撤退,因为接下来,大规模轰炸要来了。

  原来华盛顿大街上如此冷清是因为美军要对这里进行大规模轰炸,怕误伤平民才这么做。

  而美国总统通过全息影像出现在了血杀神面前。

  “你看起来很吃惊,我告诉你为什么现在美国总统又换了一个人了,因为上一个已经没用了,所以轮到我了。”通过翻译器,血杀神听懂了他的语言。

  “我就不和其他主角一样问为什么你要这么做了,因为我早就知道了,我是刺客出身,但是没想到你居然能躲过我的追击,这可真是出乎意料,稍微有点。”血杀神回复,他的语言被翻译成了英文。

  “你的刺客出身就是指第三天的暗杀就被我们发现了吗?”美国总统嘲讽他。

  “我故意的,为了让日本人信任我。”血杀神回答。

  “也到时间了,祝你玩得开心。”美国总统关闭了全息影像,铺天盖地的炸弹席卷而来。

  “哼!血之呼吸•二之型•血花卷风云!”漫天的火箭弹被血杀神用呼吸法拦截,随后血杀神用子弹跳徒步蹬上高楼,但是这样更加暴露了血杀神自身。

  一颗钨芯穿甲弹以每秒数百甚至上千米的速度袭来,但对于血杀神来说,太慢了!

  他反手用鬼丸国纲把这子弹劈成了两半,就和源氏一样,随后掏出一支袖箭,把数公里外的狙击手一下爆头。

  “能不能来点有意思的?”血杀神对着天空说道,“无聊透顶啊。”

  接下来是巨大的B21轰炸机飞过血杀神头顶,垂直投下数十个炸弹。

  “つまらない!”血杀神使用障眼迷雾隐身,随后蹬地跳到B21底部,用鬼丸国纲给B21来了个开膛破肚。

  “我有必要让你们美国人见识一下外星科技了。”血杀神这下真的怒了,因为美国人总是玩这样无聊的低端科技,“奥迪斯!开始轰炸!”

  “收到,指挥官,地毯式轰炸正在就绪……”头顶传来奥迪斯的声音,这是弯刀飞船独有的技能:地毯式轰炸,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我说过了吧,我才是神明!我才是秩序!”血杀神开启刺蜂反重力曲翼,“奥迪斯,搜索美国总统位置!”

  “已为您搜索出美国总统的位置,指挥官,就在落基山脉的山脚下的一处基地内。”

  “好的,我这就去收拾他们。”血杀神用刺蜂反重力曲翼飞往落基山脉,时速高达每小时八百公里。

  过了许久,美国人在华盛顿已经找不到血杀神的踪迹了,他们觉得血杀神已经逃跑了,但是下一刻,血杀神出现在了他们面前,就犹如鬼魂一般从天花板上一刀劈下来。

  “血之呼吸•五之型•血之共振……”他从天而降的鬼丸国纲劈开了厚重的地下防空工事。

  “見つけた……アメリカ大統領……”血杀神浑身散发着杀意。

  “You want money?……Or girls?All of these I will give you.Please forgive me……”他还没说完,血杀神就一刀将其斩首。

  这一切都被记录在了系统内,美国情报局彻底看见了血杀神的真面目

  三只赤红的眼睛、全身肌肉虬结、肩部和腿部有日式武士护甲,胸口是棱晶戴达鲁斯胸甲,所有的护具皆为红灰色,身披赤红色披风,腰间的鬼丸国纲全是用于切割的倒钩……

  血杀神毁了监控,离开了这里,当然,他也是故意被拍到的,为了让全欧美对无敌的自己感到恐惧。

  “これは九十九億円です、これから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血殺神様!”花山组的老大亲自接见血杀神。

  “いいえ、花山さん、これはただ始まりだ、アメリカはまだ死んでいない。”血杀神接过好几个保险箱,用日语回复。

  又过了几天,血杀神联系上了在美国监狱里的那个男人。

  “你怎么找到我这边的?”男人在监狱用公共电脑的时候问,他长着一头乱糟糟的金发,还有一对独一无二的白眼圈,当然他的话也被血杀神用翻译器翻译成中文语音了。

  “我可以用灭骸之刃黑进任何系统,这是我们天诺战士独有的能力,我现在准备带你越狱,有兴趣吗?Mr Donald J Trump?”

  第五章 营救特朗普

  通过制造混乱,7月20日,血杀神很惊险地救出了特朗普。

  “你不是全宇宙第一刺客吗?来自那什么外星组织的。”特朗普吓得抱住头和血杀神跑路。

  “我喊奥迪斯入侵了系统,进来的时候没人发现我,但是你不会隐身啊!而且我还没搞到灰烬之刃集团2!那个可以带你一起隐身。”

  此时,一枚炸弹向着特朗普飞来。

  “小心!血之呼吸•二之型•血花卷风云!”这一招很适合用来防御飞过来的炮弹,180度内都能格挡掉。

  “WTF?你这招也太帅了。”特朗普称赞道。

  “还称赞个鬼啊!快点跑!你太重了我一直拉的话拉不动!刚刚已经从监狱里面拖着你跑了一公里了!现在距离监狱才不到500米!”血杀神抱怨道。

  当然,同时他还得保证特朗普不会被流弹击中,这对他来说很困难,如果用的是琉璃仕女就不会有这事,玻璃墙一开啥都进不来。

  最终他单杀了几十个警卫才带着特朗普跑出来。

  “你小子也不至于为迈克尔杰克逊做到这个地步吧?稍微审时度势一下啊!你一个人打不过白左的!”血杀神臭骂道。

  “迈克尔是我生死之交的兄弟!我怎么可能不去替他向白左复仇?他们诬陷迈克尔炼铜、漂白肤色、磕药,全世界只有我替他跑腿辟谣!”特朗普也有点不高兴了。

  “我也知道这一点,迈克尔对你确实很重要,但现在才是最好的时机!你的国民不只是美国红脖子了,还有我这边的日本人!只要你不干涉日本人自己的事情,他们绝对支持你!”血杀神回头丢了四个鹰爪飞镖,然后引爆,炸得监狱支离破碎。

  “你这招叫什么?太帅了!我要拍照!”特朗普试图掏出手机。

  “拍个鬼啊!快点跑!”血杀神拉着特朗普继续跑,“奥迪斯!来接人!”

  下一秒血蝠鲼出现在他们头顶,特朗普被奥迪斯用引力吸收进了飞船,血杀神跳到飞船顶部,挡下后方的所有攻击。

  “哎哟我去,拖着你真的累死了,我执行了成千上万次任务,从来没有一次这样累死累活的!”血杀神战甲直接瘫软了下来,不动了,特朗普还试图戳戳他。

  “初次见面,特朗普先生,我才是本体,我的战甲需要休息一下,我的名字是毘沙门天,你在这里可以叫我毘沙,当然在外面还是叫血杀神吧。”血杀神的本体从飞船后方走了出来。

  “原来那只是个战甲……”特朗普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头。

  “话说回来特朗普先生,你可真的命大,这都快要100岁了居然还能活蹦乱跳。”毘沙门天感叹道。

  “进去之前我打了从手下那边拿到的防止衰老的药物,这能让我至少活到120岁。”特朗普拍拍手,和小孩一样。

  “这个我们天诺战士生下来没过几年就打了,我大概6岁的时候打的药剂,我这都快40了,还长的和20那会儿没区别。我们天诺战士至少能活1000岁。”毘沙门天看着窗外的天空,“我还有几个同伴,和我一个小组的,我是队长,他们的名字分别为天照、御魂、阿修罗,我们组织都是分配四个人一组,我们的名字来源于日本的众神,我是以七福神之一、也是日本战神毘沙门天为原型起的名字,他们的战甲分别是龙王奥伯、异变之巢、齐天大圣。”

  “那他们人呢?”特朗普好奇地问。

  “他们人在阋神星执行任务,灭杀异变感染体。”毘沙门天叹了口气,“至今都还没回来,虽然他们没我强,但是也不可能弱。”

  “你们的首领呢?我想和他见个面。”特朗普又开始问关于天诺组织的事情。

  “你说宙斯啊,他的话在训练新的孩子,他是首领,也是培育师,他知道我喜欢日本文化,所以不仅给了我毘沙门天这个名字,还给我了几个负责日本业务的伙伴。”毘沙门天有点不想说了,“我要睡觉了,我会把你送到你老家,接下来你自己整吧……”

  回日本的路上,全程都是奥迪斯来自动驾驶。

  到了日本后,奥迪斯将毘沙门天唤醒,血杀神战甲立刻就启动了。

  “国民们,我回来了!”血杀神从万米高空处的血蝠鲼上一跃而下,周围就有大量日本人过来欢迎。

  “血殺神様!お帰り!”日本民众手持印着血杀神举着日本旗的牌子,还有小朋友冲上来要血杀神给他们签名。

  作为日本的战神,他当然乐意为日本小朋友发放手写签名了。

  小朋友们在签名结束后就跑开了,血杀神对着他们挥挥手。

  “指挥官,奥迪斯检测到了天诺信号,应该是您的同伴。”奥迪斯给血杀神发了加密通讯,只有血杀神听得见。

  “天照,御魂,阿修罗,看样子是他们仨回来了。”血杀神蹬地而起,“去接我们的战友回家!”

  第六章 众神集结

  从天空之上坠落下来的,确实是血杀神的同伴们。

  天照第一个落下来,他的重锤已经把路面砸出了一个坑;接着是御魂,一落地就自动展开大招的领域,周边地面全都被感染触须铺满;阿修罗落地的时候齐天大圣战甲直接开启筋斗云,飘到了众人前方。

  “嘿老伙计们,你们总算从阋神星回来了!老子想死你们了!”血杀神张开双臂冲向那三人。

  “你还是老样子啊,毘沙。”天照把重锤扛在肩上。

  “我们觉得也没离开多久啊。”御魂说道,虽然用的是异变之巢,但实际上本体是女生。

  “好久不见要不再打一架?看看咱俩谁才是真正的日本战神?毘沙。”阿修罗提着偃月刀来到血杀神面前。

  “别说了,你打不过我的,我的技能一击致命。”血杀神左手落在鬼丸国纲的刀柄上。

  “你的龙之侍刃换掉了?”阿修罗问。

  “我换了一把从浩那边组装的武器,咋样?它叫鬼丸国纲。”血杀神拔出鬼丸国纲把玩了两下,然后收了回去。

  “北欧分部的那些人怎么样?还有希腊分部的,他们人呢?咱们准备集结部队去轰白左了。”血杀神突然发问。

  “北欧那边的人要么在木星,要么在赛德娜,要么在冥王星,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天照把重锤竖在脚边。

  “血殺神様、ちょっと聞きたいですが、これはあなた様の仲間ですか?”一个日本人问道。

  “そうですよ、なんのことがあるか?”血杀神回问。

  “いいえ、なんでもないです……皆さん、テンノはまだ三人がいる!”那个日本人马上跑回去和别人说了,接下来就是排山倒海的日本人过来排队要签名。

  御魂有些不好意思,因为她当初选的战甲是在太哈人了,异变之巢是唯一一个没有完全被控制的战甲,甚至会和宿主抢夺控制权。

  但她也不后悔选了这台战甲,因为异变之巢让她很有控制感,是为数不多能展开领域的战甲,当然,龙王奥伯也是,神圣禁地会让地上看起来长草,但实际上是辐射火焰。

  “喂,毘沙,我听你说在日本被警视厅通缉了,现在怎么样了?”天照突然想起这件事,对血杀神发问。

  “他们还在通缉,但是暂时不敢动我们,说实话,我一开始还打算搞点好玩的事情,我们几个都有精神上的特殊能力,我的能力是看见未来,你的能力是散发强大的秩序气场,御魂是控制感越强战甲就越强,而阿修罗是越打越起劲。但是这一次,好像看错了……我原本看见的是后面我单挑美军,结果你们回来了……”血杀神双手一摊,“你们也给自己起个在地球的名字吧,总不能真的用组织给的神明的名字称呼自己吧?”

  “那我叫始源龙神好了……”天照一巴掌拍在头上。

  “我的话……虫御吧……”御魂转过身去。

  “本大爷就叫斗战胜佛!”阿修罗喊的最大声。

  “声音小点,兄弟……”血杀神做出停止的手势。

  “那你叫什么?”天照问。

  “血杀神,那是我给自己起的战甲名字。”血杀神拔出鬼丸国纲甩了两下。

  “指挥官,美军航母战斗群正在集结,这次来了……四个!”奥迪斯对血杀神发出通讯。

  “今年是2040,美军已经拥有了16个航母战斗群,一下出动四个,有点太大材小用了。”御魂掰着手指头算,“我们上次来地球的时候,也才11个,对于日本才放了一个,我记得是叫里根号来着……”

  “管他呢,本大爷一棍子就能打爆他们!”阿修罗掏出金箍棒舞起风声。

  “我一个人的话能解决两个,但还好,这次你们在这,一人一个,看谁先解决掉一个舰队!”血杀神来了兴致,这下总算有的玩了,和之前的小儿科有了很大区别。

  “我要是赢了你就把队长的位置给我啊毘沙!”阿修罗用筋斗云直接加速移动到了一艘航母上。

  “起步就比我快一步么?血之呼吸•五之型•血之共振!”血杀神启动了刺蜂反重力曲翼,飞到了航母战斗群上空,然后一记重击落在航母上,半个航母的舰载机都被震下了水。

  随后御魂和天照也发动了攻击,天照上去就是一排神圣禁地,用辐射灼烧敌人,看见没事的人就用能发射电磁炮的左手发射新星惩击,将辐射能量聚集在敌人内部,从内部爆炸然后再扩散到其他人身上。

  御魂上去就直接丢了个触手,把甲板上的敌人和战斗机全部一扫而空然后碾碎化为自己的血肉,接着开启自己的领域,在她到处都是爬虫的领域内,没人能活着回去。

  “血之呼吸•八之型•灭杀阵•剑刃风暴!”这一次血杀神使用了443技能组合的协同攻击,分身攻击敌人的同时自己也会瞬间移动将敌人刺穿击杀。

  “本大爷来啦!”阿修罗上去就召唤了天圣双身,也就是一个强化版的自己,然后和分身同时使用怒目金刚,也就是他的大招,直接掏出金箍棒横扫千军,然后一棍子打穿了航母的反应堆,“喂,毘沙,你那边不行诶!太慢了!我马上就去下一艘船了!”

  “血之呼吸•五之型•血之共振!”这时,阿修罗刚说完,血杀神已经用鬼丸国纲打爆了第三艘阿利伯克驱逐舰。

  血杀神全程只专注于自己的战斗,根本不管阿修罗。

  三分钟后,四个航母战斗群全体沉没在了太平洋上。

  “我还是比你快一点,阿修罗。”血杀神干掉最后一艘船的时候,阿修罗还剩下两艘没干掉。

  “这次让给你吧。”阿修罗一脸气呼呼的样子。

  “本来就没啥好比的。”血杀神站在即将沉没的阿利伯克驱逐舰上,对阿修罗挥手,“回去吧,大家还等着咱呢。”

  美国,五角大楼。

  “Why all of the carrier are destroyed!”国防部长怒吼。

  “They are so strong,we can't defeat them,I'm sorry sir……”一个军官还没说完,就被国防部长打断了话。

  “Shut up!All of you are garbage!They are just four persons!”国防部长开始骂娘了。

  他们这一次的战略确实有错误,没有派出高端单兵战力,而是派出了容易成为靶子的航母战斗群。

  不过至少众神都在日本集结了,应该没人敢继续惹日本人了吧?

  第七章 武神之怒

  日本出现四个天诺战士的消息马上传遍了全世界,当然,除了朝鲜。

  联合国大会紧急召开,各国代表商讨是否要灭了日本,最终95个国家赞成,95个国家反对,剩下几个弃权,还有就是朝鲜没来。

  这次没有算通过,毕竟他们也不敢真的和天诺战士作对,何况是宙斯领导的天诺组织。

  没过几天,这才8月1日,日本又出现了大规模骄傲游行,而且他们还带着武器。

  但这一次,不用天诺出手了,花山组带着其他日本黑帮直接拿着霰弹枪把那些骄傲游行的欧美人一个个全打炸了……

  还有人蠢到试图去暗杀血杀神,你怎么可能比得过世界上最强的暗杀者呢?任务没有一次是失败的暗杀者血杀神,他所到之处寸草不生,鬼丸国纲战无不胜。

  但是也总归有日本黑帮疏漏的地方,虽然警视厅现在不敢追捕血杀神,而且日本黑帮被血杀神加入了日本准国安部门,但还是有欧美人大白天举行集会烧日本旗。

  “血之呼吸•三之型•血光百裂斩!”当街灭杀跨性别,只有血杀神干的出这事!

  于是周围的欧美人吓得四散奔逃,但是血杀神没有追,他丢了八个鹰爪飞镖,然后引爆,一瞬间送他们集体去见上帝了。

  “咱们几个去渡个假吧?去北海道,我找到了一个很棒的地方,可以随便吃日料,而且还能一边泡温泉一边吃!”御魂指着手机地图。

  “我倒是可以,天照你呢?”阿修罗靠在墙上。

  “我无所谓啊,去吃也不错,毘沙你最近有事吗?”天照问血杀神。

  “我还要镇守东京,你们去吧,我就随便找个好的刺身和烤肉店吃吃。”血杀神摆了摆手表示拒绝。

  “你怎么老是那么神经兮兮的?这里有花山组,别怕,咱们前两天还干掉了四个美国航母编队嘞!”阿修罗把手搭在血杀神身上。

  “那我也去吧,正好放松一下。”血杀神决定离开东京,而这段对话,也被美国人的间谍听到了一部分,总之就是:血杀神要离开东京去北海道了!

  8月2日上午,血杀神一行人回到东京的时候,发现东京大街遍地战火,大量衣物被撕烂的女生尸横街头。

  “谁干的这事情!谁干的!给我出来!老子管你是美国人还是欧洲人还是三体人都给你切成刺身!”血杀神暴跳如雷,散发的神威已经席卷了整个东京。

  “血杀神大人……抱歉……我们没守住……”这是花山组老大发来的通讯,自动翻译成了中文。

  “美军,必定是他们干的,老子今天就去灭了美国!”血杀神提着鬼丸国纲就要蹬地弹跳,结果被天照拉住了手。

  “哪怕是你也没法一个人单挑整个美国军队,我们得一起上,甚至还得从组织里面的北欧分部和希腊分部摇人过来。”天照做出了非常冷静的判断。

  “在我家里放火,我能冷静?你们别拦着我,今天我就非得把美国佬全砍成刺身祭天!”血杀神开启刺蜂反重力曲翼,直接往美国方向飞去。

  “这下怎么办?”御魂问道。

  “让他去吧,我们去喊人过来。”天照说完转身就走。

  飞越太平洋的路上……

  “特朗普!特朗普你人呢?”血杀神对特朗普发送消息。

  暂时没有人回答,但下一分钟过后,他收到了一条邮件。

  “我是特朗普,我又被抓进去了,而且追加了刑期,因为越狱的事情,抱歉,接下来我也无能为力了。”

  看样子美国的影子政府确实比想象中要难以对付。连特朗普这样的巨富大佬都能被再次抓进去。

  “还有,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要过……”特朗普又发了一封邮件,然后就没消息了。

  血杀神没有停止飞行,反而开启了超加速模式让自己飞得更快。

  谁会在看见自己的国民被欺负的时候还袖手旁观?无论是港区的指挥官,还是基沃托斯的老师,或者是提瓦特旅行者,谁也不会看着自己的舰娘/学生/同伴被他人欺负。

  而对于血杀神,这更是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他对LGBTQ活动家的恨意已经达到巅峰,只要是个两百斤跨性别在他面前出现,无异于宣告自己的死亡!

  他抵达了美国的蓝州,那些地方对LGBTQ和其他白左极其包容,但当一个LGBTQ活动家上前去对血杀神宣传的时候,他直接被血杀神斩成了两半。

  “血之呼吸•三之型•血光百裂斩!”随后血杀神就和时透无一郎斩玉壶一样,把对方切成了碎片。

  这事LGBTQ的其他活动家才意识到,这就是传说中造成数百个欧美人死亡、连骨灰都不留下的太阳系顶级杀手:血杀神。

  “再也没有人,能躲过我的鬼丸国纲,再也没有人,能击中我的躯体,再也没有人,能将我击败。”血杀神低语着,随后突然爆发,“血之呼吸•八之型•灭杀阵•剑刃风暴……空式!”

  他跳到空中,然后转了一圈视野,被他标记的人下一秒全部被分身刺穿心脏或者斩下首级。

  这就是剑刃风暴•空式,最大限度进行击杀的绝招。

  此时美国军队也已经抵达,但只有死亡等着他们,因为空式的停留时间比较长,导致一瞬间又出现了大量士兵被血杀神标记然后击杀。

  这宛如撒旦降临世间,现场没有人能躲过这一切。

  最终,还是天照抵达了美国,才把血杀神拉住。

  没过几天,联合国大会又召开了,这一次,整个非洲、西欧和北欧全体国家通过消灭日本的决议,而东亚这边全都弃权,东欧少数国家反对。

  至此,他们要开始对日本发动进攻了。

  8月5日中午11点,欧美联合舰队已经集结在了西太平洋,而日本舰队没有出动,只有四个天诺战士面对他们。

  但实际上,此时天照已经呼叫了天诺组织希腊分部的波塞冬,他用的是惊涛骇浪战甲,正好对应了海神的能力。

  “我可不是因为你来这边的,我不喜欢聚群。”波塞冬提着双尾鲨抱怨道。

  “海战你最擅长了,这次帮我们打赢,给你付两百万星币。”天照回答。

  “先打了再说吧。”波塞冬面无表情地做好准备。

  海面上,大约有10艘航母,血杀神早已在空中侦察完毕,他的刺蜂反重力曲翼可以隐身。

  “大约上百艘战舰。”血杀神汇报敌军数量。

  “了解。”波塞冬召唤水鞭,将数十艘军舰重重缠绕。

  “They want to defeat us?What a joke!”一名阿利伯克驱逐舰的军官嘲笑道。

  但下一秒,血杀神带着鬼丸国纲和化成海水的波塞冬直接一刀杀进了舰桥,一瞬间舰桥内血光四起,一些没被斩杀的低级军官吓得瘫倒在了墙壁上。

  “在日本放火,在日本强暴漂亮的女生,你们美国人好大的胆子!”血杀神释放的神威已经把船舱顶部都掀了个洞。

  而波塞冬召唤了水鞭将大量士兵拖入海中淹没。

  至于阿修罗,已经握着金箍棒末端一棍子扫平了至少7艘战舰,而空中支援的F35战机全都被天照用新星惩击粉碎。

  御魂留在陆地上,只有陆地才是她的异变之巢的领域。有人问御魂为什么不去支援,御魂说她也没办法,要镇守陆地,否则敌人从后方过来就没法回防了。

  “血之呼吸•六之型•血浪斩!”血杀神从一艘战舰上起跳,然后一跃至另一艘战舰上,一刀把英国45型驱逐舰横向砍成了两半。

  此时剩下的近50艘战舰全体撤退,本次美国损失了3艘航母、24艘驱逐舰,欧洲那边损失了4艘航母了36艘驱逐舰,战机欧美联军一共损失了上百架。

  号称打遍全地球的欧美军队就这样被四个天诺战士干掉了接近一半,还没算上御魂,因为她压根没有出手。

  在那之后,8月15日,欧美联军代表向日本提交、签署了投降书,血杀神接过投降书,头也不回就坐着血蝠鲼飞船走了。

  95年后,美国人向日本提交了战败投降书,但是日本并没有扩张到控制美国,因为日本人没那心思,血杀神也没那心思。

  欧美人认为血杀神会进行报复,但他没有,因为他已经报复够了。

  短短的一个月内,他消灭了自以为是的欧美人心中的傲气。

  “我是血杀神,老子对你们欧美人没有兴趣,只有一件事我一直坚持,少来给老子管日本人的事情,日本人不喜欢你们就是不喜欢,再来的话老子继续砍,我从来都不嫌事情多。”血杀神在联合国大会上把腿翘在桌子上,压根不把欧美人放在眼里。

  欧美各国首脑也只敢听着翻译应声点头。

  而对于欧美的LGBTQ来说,他们恐怕再也不敢去日本闹事了……不,真的会这样么?

  第八章 短暂的风平浪静

  8月20日……

  欧美向日本签订了投降书后,其实还签订了战败条约。

  其中有三点尤为重要:

  1.欧美不得干涉日本文化创作。

  2.欧美不得在日本举办骄傲游行。

  3.欧美两百斤跨性别在日本必须跪着爬行。

  这三点让跨性别基本上再也不敢来日本,这下天诺们满意了,他们真的满意了。

  “我说,没必要严苛成这样吧?”御魂说道,“毕竟让跨性别跪着爬行太……”

  “老子不管!老子说了算!”血杀神一拳砸在桌子上,“我的国民被欧美人打压成这样,他们怎么敢的?和我天诺武神谈条件?和我这个新的天皇陛下谈条件?”

  前两天血杀神暗杀了德仁天皇,因为他真的太拉了。他夺过德仁的皇冠,用灭骸之刃入侵了日本所有电视台,在日本民众的众目睽睽之下自己戴在了头上。

  这下让日本中右翼欣喜若狂,他们心中的神总算登基了。

  “可是联合国人权公约……”御魂接着说。

  “关老子屁事?两百斤跨性别是人吗?!老子这就以鸣神天皇的名义让日本退出那个什么人权公约!”血杀神释放神威。

  “毘沙,不得不说,你没必要发这么大的火。”天照背靠在椅子上。

  “我才不管嘞!那帮激素怪物有什么资格站在日本人头上?我们日本人创造了世界的唯美主义秩序!先有日本后有天!大和民族天下第一!”血杀神将双手托到半空中,接着说完就瘫在椅子上了。

  “没想到被日本人称作瞬杀英雄的毘沙也会这样激动。”波塞冬说完就打了个哈欠。

  突然,血杀神的战甲内收到了奥迪斯的通讯。

  “指挥官,很抱歉在您开会的时候打扰,京都有日本女生受到两百斤跨性别者骚扰,而且还是五个跨性别。那个女生好像是cos早濑优香的,是指挥官您喜欢的角色……”奥迪斯小声说道。

  “有这事你不早说?管我开不开会呢!有这事情还开什么会啊?!我先撤了,我要去保护国民了!”血杀神从29楼直接跳了下去,然后开启了刺蜂反重力曲翼,“让开让开!瞬杀英雄要来了!”

  “不用管他么?”波塞冬对着阿修罗问道。

  “我们老大一直都这样,我们继续说我们的就行,日本人对他来说比什么都重要,但就是因为他是个热爱国民的天诺,我们才愿意追随他。”阿修罗也打了个哈欠,“话说,哈欠真的会传染诶……”

  “離せ!私はあんたたちが好きじゃない!大嫌いだ!このクソ変態野郎たち!”那个cos优香的女生被四个两百斤的跨性别固定住了手脚。

  “Nobody will come here.And we will fuc……”他话还没说完就被震成了碎块。

  “血の呼吸•五の型•血の共振!”血杀神落地的地方,地面都流出了鲜血,“遅くなったらごめん、だが今、俺はここにいる!この血殺神はここにいる!”

  “How dare you?”一个跨性别准备上前,结果就被血杀神一刀切成两半。

  “血の呼吸•一の型•血竜ギリ!”反手的突进拔刀斩血龙切,将那欧美两百斤跨性别直接华丽地斩成两段。

  “Hurry up!Run!”还有三个两百斤跨性别害怕了,直接吓得跑路。

  “天喰!”血杀神召唤了天喰,而天喰发射了病毒刺,将他们三个全部刺穿并且致死

  “あなた、大丈夫ですか?早瀬優香さん?”血杀神行了个礼。

  “私は優香じゃないよ……これはコスプレだけです!”那个日本女生很是害羞,她丝毫没有害怕,因为全日本都认识血杀神。

  “私は綺麗な女の子が大好きのや……だから思い出してください、危ない時、この私がいる!”血杀神说完就双脚蹬地,“咚”的一声以每秒300米的速度离开了这里。

  那一天,他让那些漏网之鱼:也就是还试图骚扰日本漂亮女生的欧美跨性别在日本漂亮女生面前跪下,不听的就斩杀,鬼丸国纲一整天就吸收了数十人的血液。

  至于那些游行的素食主义者,血杀神把他们用鬼丸国纲做成了刺身然后挂在东京街头杀鸡儆猴。

  不得不说,他一个人就让日本治安回到了2020年左右的水平。

  8月21日,欧美左翼媒体再次报道了关于血杀神砍跨性别的事情,引发大规模欧美跨性别的抗议,他们觉得自己活不下去了,因为血杀神在日本。

  血杀神对此发表了回应。

  “老子和你们定下的规矩是两百斤跨性别在日本必须跪着爬行不得起身,不得骚扰日本漂亮女生,你们违反了我的秩序,罪该万死,罪该万死啊!”

  欧美人吓得不敢吭声,但欧美的激进左翼团体依然在暴动,他们举着各种骄傲旗、黑命贵、素食主义、女拳的标牌,抗议血杀神的残暴镇压。

  “你们不高兴待在日本就给我滚回欧美,老子不高兴让日本人去伺候你们这帮大爷一样的东西!”

  8月25日,血杀神会见了文在寅,他潜入韩国,暗杀了现任总统,把已经年迈的文在寅又拉了上去。

  而文在寅本人一开始是拒绝的,但是后来经过血杀神的劝说,还是担任了新一任韩国总统。

  8月27日,血杀神成立了日本韩国主导的东亚联盟:东亚共同防御阵线,并且邀请了其他东南亚国家加入。

  但是没有邀请某大国……

  “为什么不邀请那边?”文在寅不解地问,“明明他们人还蛮好的。”

  “让他们自己玩吧。”血杀神靠在躺椅上,“我只关心日韩,但是我们可以给他们那边的人放宽签证申请,说白了就是热爱日韩唯美主义文化的,不用面试了,提交申请后直接进来玩罢。”

  至此,新的冷战格局形成,日本与韩国建立的东亚共同防御阵线对抗美国的北大西洋公约。

  也就是东线对抗北约。

  这就是血杀神想要的世界,他亲自镇守的天国。

  第九章 镇守永恒的秩序

  9月1日,血杀神让代表秩序的天照帮他看着日本治安,跑去看了一场地下偶像的演唱会,是一个cos碧蓝档案里面角色的偶像团体举办的,而名字居然就叫“基沃托斯”……

  “Hey!Hey!キバトス!”台下的阿宅们不断打call,血杀神只是在最隐蔽的角落看着台上的偶像们。

  他作为毘沙门天神的预感告诉自己,今天可能会出事,所以才来到这里守卫。

  而白左残党们确实策划了一次暗杀。

  他们潜入会场,然后躲在后台的柜子里,等偶像中场休息的时候就从柜子里出来刺杀偶像。

  “我说怎么不对劲,老觉得这里有恶鬼,原来你们在这啊。”血杀神让多个分身拉开几个柜子,因为距离后台直线距离只有50米出头,所以他的分身能抵达那里,“既然被我发现了,那麻烦下地狱吧!”

  分身一把抓过躲在柜子里的刺客,灭骸之刃弹出,刺穿了那些刺客的喉咙,顿时血沫横飞。

  随后血杀神使用隐身技能,蹬地时没有发出任何声响,把那几个刺客的尸骸丢到了舞台前。

  “これはヨーロッパから来た暗殺者だ、だがもう私に殺されました!”血杀神转身准备回到座位上,“お前たちは安全だぞ。”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血殺神様!”阿宅们对着血杀神表达感谢。

  “いやいやいや、これはみんなのためにすることだね。”血杀神在座位上坐好以后继续看live。

  而后台工作人员若无其事地把尸骸拖走并且包装好后丢进垃圾车,他们早就习惯了血杀神留下的欧美人尸骸。

  演唱会结束后,血杀神刚刚准备离开,偶像组合中领头的那位女生拉住了血杀神。

  “あんたは……あの時の優香……”血杀神一眼就认了出来,那就是前段时间他救下的cos早濑优香的女生。

  “あなた様は私を二度救ってくれました……どうやって感謝するのか?”领头的女生试图做些什么来道谢。

  这对血杀神来说就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他已经40了,但是从未和异性这样接触过,和御魂也只是小队合作关系罢了,当然,他本来对御魂就没兴趣。

  “感謝なんて……必要ない……”血杀神转身离开了这里,他双腿蹬地,“咚”的一声又飞上了天。

  “还有没人日本人被欧美人欺负的?快找!奥迪斯。”血杀神打开了通讯。

  “指挥官请稍等片刻……在北海道有几个黑人拦着日本女生不让她们走,从这里飞过去预计要半小时。”奥迪斯回答。

  “Roger!”血杀神启动了刺蜂反重力曲翼,像一道血光一般飞向了北海道。

  北海道基本上血杀神很少去,所以三非人员也试图入侵这里。

  一个漂亮的日本地雷妹在逃避两个三非黑人的追杀,因为她不愿意和那两个黑人交往,然后踢了他们两个各一脚,黑人恼羞成怒直接抡起拳头准备揍人。

  “血之呼吸•五之型•血之共振!”血杀神发现目标后坠落地面,两个黑人被巨大的冲击波震飞。

  “血之呼吸•四之型•血刃回天!”那两个黑人被猩红的旋风从上到下斩切成了三段,顿时血花爆裂。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血殺神様!”地雷妹鞠了个躬以后上前准备和血杀神合影,血杀神也同意了。

  合影结束后血杀神又是“咚”的一声上天,他这一整天都在进行恶鬼灭杀,对他来说,已经习惯了,天诺的机体让他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体表的等离子护盾保护他不受炮火伤害,手中的兵刃让他战无不胜,逆天的技能让他一骑当千。

  “指挥官,您的收件箱中有信息。”奥迪斯突然出现在血杀神脑海中。

  “让我看看……不是吧?怎么又是那个优香?”血杀神的本体毘沙门天坐在飞船后方船舱内吓红了脸,从来没有任何女性敢和他这样接触。

  “可能是今年指挥官来桃花运了吧……”奥迪斯小声嘀咕。

  “不是,我什么时候有过这玩意儿啊?”毘沙门天吓愣了。

  “指挥官只是把自己的形象塑造得太严肃而且凶神恶煞了,相信其实有很多女生喜欢指挥官的。”奥迪斯越说声音越小。

  “她怎么找到我社交联系方式的?”毘沙门天一脸不解。

  “啊……是天照告诉了那个妹子……哈……哈……”奥迪斯机械地笑了两声。

  “卧槽不是吧?居然是那小子?”血杀神飞到了北海道的一栋高楼上,掏出了手机。

  那个优香只是和血杀神打了个招呼,但血杀神完全不知道怎么回答。

  “奥迪斯,快帮我出主意,怎么回复她?你作为我的智能核心是无所不知的吧?”血杀神抖着手拿着手机,彻底吓傻了。

  “其实我也没有接触过女生,所以我也不知道,我的特长是关于飞船和您的战甲维护,指挥官。”奥迪斯也很无奈。

  这还没完呢!才过了两分钟,那个优香又开始发短信给血杀神了,而且和真•地雷妹一样发个没完没了。

  “いいから、私はここにいる。”血杀神打出一句简单的日语回答。

  “なんでメッセージを返してくれませんか?”那个优香问道。

  “実は私の日本語は下手ですから……”血杀神承认了自己不太会日语。

  “それから、私は中国語の勉強を始めます。”优香发完消息就下线了。

  血杀神吓傻了,为什么有女生会为了他一个外星人去学习中文?不,血杀神也不完全是外星人,只是在外星的天诺组织长大,种族依然是人类,然后体内被打了天诺基因剂获得了超能力而已。

  他不敢回复那位优香,因为他日语都没学好,只有n3水平……平时他为了执行任务、在日本恶鬼灭杀,太忙了,真的没时间……

  第十章 灭杀酷儿

  9月3日,日本出现了大量关于“Queer rights”的宣传者,他们希望保证酷儿权利,但下一秒……

  “新星惩击!”

  “血之呼吸•八之型•灭杀阵•剑刃风暴!”

  “金箍棒!”

  “领域展开!”(波塞冬和御魂同时展开领域)

  他们要么被从内部爆炸的辐射能量炸碎,要么被血杀神的分身刺穿心脏,要么被阿修罗一棍子砸扁,要么被卷入御魂和阿修罗的领域。

  顿时尸横遍野,而血杀神的玉犬和天喰已经就位,直接把尸骸吃得一干二净。

  现在白天他们五个也敢上街去收欧美人的人头了。

  “哎我去,真的无聊,他们怎么这么弱啊?以前在老子的地盘上很嚣张的喂!”血杀神提着鬼丸国纲嘲笑那些酷儿。

  “给我点强敌打打吧。”阿修罗也开始觉得无聊。

  “反正没什么事,我回去了。”波塞冬准备离开。

  而天照还在看着四周环境。

  “这点敌人真的值得我御魂大人展开领域么?”御魂摆摆手。

  众人在这里就地解散,各自去干各自的事情了。

  9月3日下午,欧美媒体报道了血杀神灭杀酷儿的事情。

  欧美人的抗议更加剧烈了,有的极左甚至要求集结全世界欧美人去攻打日本。

  “喂,适可而止嗷。”血杀神出现在了媒体的屏幕上,“别给我没事找事,我的国家里面别搞那些乱七八糟的,少来给我搞第三性别,世界上本来就不存在,那些所谓的先天性双性人也不过是人类的残次品而已。少来拿着少数群体吃人血馒头,欧美人。”

  欧美人暴动得更加厉害了,但他们不知道,美国政客就是要他们暴动,然后好去当炮灰,最后政客和血杀神谈条件。

  但这一切,血杀神全都知道。

  血杀神预知未来的能力来源于极强的推算,他知道什么地方可能出现危险,什么时候可能发生什么事。所以他才需要灰烬之刃这样高机动的战甲去完成任务。

  如果一不当心,白左就会再次攻入日本,到时候他们五个恐怕都守不住了。

  最后,血杀神关闭了和欧美媒体的通讯。

  “如果跨性别中丑陋的不算人,那酷儿就完全不是人。”血杀神自言自语,他比任何人都憎恨酷儿。

  夜晚,血杀神站在东京塔上,看着东京的夜晚,现在的东京比以前好了很多,因为跨性别和酷儿还有黑人基本上全没了。

  他打开手机,花山组老大又给他发了一条消息。

  “找到了一个藏的很深的跨性别、酷儿活动家地址,是中国来的,这次交易金额十亿日元。”

  血杀神二话不说提着鬼丸国纲从东京塔上跳了下去,他落在一栋公寓楼顶,但是没有引起任何的震动。

  他在高楼之间不断的子弹跳,让自己的速度达到最快。

  “我们必须在日本活下去,这就是对日本人的恶意最大的反抗。”那个活动家在窗边握拳,下定决心要争取跨性别和酷儿权益。

  但他不知道血杀神已经来到了他家窗口,并且悄无声息地通过开着的窗户爬了进来,这个时候,当他回头的时候,看见了杀意弥漫的血杀神。

  “你该下地狱了。”血杀神面无表情地说道,然后用鬼丸国纲刺穿了他的心脏。

  那个活动家还没来得及尖叫就命丧黄泉。

  而血杀神甚至血之呼吸都没使用。

  “你们的时代要结束了,下地狱后,永远别想着回来。”血杀神反手血振,然后从窗户跳下去离开了这里。

  9月4日早上,所有日本媒体不再报道跨性别和酷儿的死亡,跨性别和酷儿在日本彻底地被强制永远消失了……

  第十一章 镇守漫展

  9月30日,日本举办了新一届Comic Market漫展

  这一次来自世界各地的coser与阿宅在一夜之间把电子票抢完了,因为大家都是来看一个人的。

  那个人就是血杀神。

  coser和阿宅们都知道了日本有一个镇守天国的英雄,和同伴一起击败了好几个航母战斗群、让居住在日本的外国两百斤跨性别和酷儿纷纷跳楼的英雄。

  而前一天晚上,也就是9.29夜晚八点,血杀神抵达CM会场附近的酒店,那是全日本最好的酒店,酒店老板允许血杀神与其同伴免费居住,因为他们保护了日本文化。

  “请问血杀神大人对日本未来有什么想法?”

  “请问血杀神大人接下来对跨性别和酷儿将执行什么政策?”

  “请问血杀神大人有心仪的日本女生吗?”

  记者的追问不绝于耳,但血杀神没有驱逐记者,而是快速离开了酒店门口,直接蹬到了11楼,从窗户翻了进去。

  “今天先睡觉吧,明天还得去CM漫展护卫。”血杀神关闭了视光器,陷入了沉睡。

  第二天,酒店门口依然人山人海,血杀神直接从11楼跳了下去,在酒店门口的人行道上轰然落地。

  “今天我的计划是去漫展护卫。”血杀神说完就双腿蹬地离开了漫展现场。

  右翼记者们全体狂欢,血杀神今天将要去保护荣耀的日本现代文化。

  “首领,今天能否再喊几个天诺战士来一次地球,我想指名阿喀琉斯、阿瑞斯、赫尔墨斯还有洛基。”血杀神联系宙斯。

  “可以是可以,我想问一下原因,毘沙。你这么强我觉得一个人就可以处理地球的事情了啊。”宙斯回问。

  “今天情况有点特殊,日本办大漫展了,需要支援,尤其是阿喀琉斯这样拥有超大范围攻击技能的天诺战士。”血杀神回复。

  “我知道了,这就让他们过来。”宙斯说完挂了通讯。

  “该上班咯!”血杀神坏笑道。

  东京时间上午10点,CM漫展正式开放入场,阿宅和coser们一窝蜂地冲了进去,门口被堵得水泄不通。

  血杀神和天照、御魂、阿修罗、波塞冬五个人蹲在门口,他们和其他的coser或阿宅一同合影,而且还不收费。

  但他们最重要的任务是守卫漫展秩序,防止两百斤跨性别出现后把全身脱光。

  待大多数人都入场、门口人流量少了很多后,血杀神让另外四人进入了会场,自己则蹲在门口看着人流进入会场。

  “助けてください!血殺神様!ここは変態トランスジェンダーがいる!”一名cos碧蓝档案未花的coser吓得一边喘气一边跑,后面是一个两百斤的跨性别全身脱光跟着她。

  “卧槽不是吧,我们可是看着一个一个人进去的啊!”血杀神看着身后的二楼场地,然后一蹬地就飞了上去,“血の呼吸•一の型•血竜ギリ!”

  一刀华丽的血龙切,将那个两百斤的跨性别首级斩下,而血杀神反手握刀,以一次血振结束了瞬杀。

  会场一开始有一些人害怕,但是看见是血杀神以后就不怕了,因为血杀神绝对不会伤害他们。

  “干掉了,天照,你们那边有没有一样的家伙?”血杀神接通了通讯。

  “我去!我们这边居然也有,而且打不完!”通讯那边传来的是天照他们的声音,还混杂者骄傲游行者播放的音乐,“他们和不要命似的冲上来!”

  “不是吧!我看漏也就算了,你们一开始也在这边啊!有你们在门口熟悉的人吗?”血杀神追问。

  “一个都没印象!他们根本不是正门进来的!就几分钟不可能有这么多这样的怪物!”天照回答。

  与此同时,血杀神身边也出现了更多把日本女生和韩国女生摁在地上然后伸着舌头发癫的跨性别。

  “血之呼吸•八之型•灭杀阵•剑刃风暴!”血杀神直接开大,他把两百斤跨性别用分身全部击杀,同时自己也在与分身进行协同攻击。

  而更多的两百斤跨性别正在涌入会场,他们举着彩虹旗和其他骄傲旗,哪怕是五个天诺战士,在这样的狭小空间内,五个天诺战士也只能开启三重领域进行防御,分别是天照、御魂、波塞冬的领域。

  因为有很多作为coser和阿宅的国民在这里,所以他们连远程武器都不敢用,只能用近战武器。

  “术式展开•最终之战!”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五十多个标枪将彩虹游行的人群全体炸飞。

  那是希腊分部战神:阿喀琉斯的大招。

  “喂!你们几个怎么变成这样了?!都是一骑当千的天诺战士,居然连人类都干不掉?!”阿喀琉斯提着标枪咆哮着。

  后面跟着他的是洛基、阿瑞斯和赫尔墨斯,一共来了三个希腊分部一个北欧分部的。

  “你们总算来了,该给这些跨畜点教训了!”血杀神拔出鬼丸国纲,两秒内斩碎了几十个不穿衣服的彩虹变态,“下地狱吧,彩虹屁民们!血之呼吸•三之型•血光百裂斩!”

  洛基的技能瘫痪了全场彩虹变态的行动,阿瑞斯把他们全部撞飞至半空,而赫尔墨斯以闪电般的速度割裂了剩下的残兵败将的喉咙。

  这下九个天诺战士已经抵达了现场,尤其是阿喀琉斯的加入,使得战局开始彻底扭转。

  最后彩虹变态们吓得逃离了会场,而血杀神没有继续追击,只是用分身将他们全部击杀了而已。

  当血杀神回到会场内,他们九个天诺战士全都受到了来自coser与阿宅的跪拜,他们感谢天诺战士维护现场秩序,虽然全场尸骸到处都是,但是天诺战士们的宠物很快也会将尸骸吃得一干二净。

  最后九个天诺战士在下午五点结束的时候收到了大量的谢礼,以至于所有人都快拿不下了,实在没办法,他们把各自的飞船都呼叫了过来。

  第一天的漫展巡查,不算顺利,但也好歹保护了国民,这让血杀神很满意。

  第十二章 最终决战前夕

  三天后漫展结束,众多coser现场和血杀神还有其他天诺战士进行了合影,血杀神每一次都非常配合,而阿喀琉斯和波塞冬有点不太高兴的样子。

  九个天诺战士在漫展场地那边站了一整天,已经有数万人和他们合了影。

  而一周后,联合国方面得知了跨性别在漫展被天诺战士斩杀的消息,又开始谴责日本不保护跨性别生命和践踏人权什么的。

  “老子的国民,老子说了算,再敢在日本搞骄傲游行,我的鬼丸国纲会灭杀掉你们所有人。”血杀神说完就离开了联合国总部,但还是回头补充了一句,“我也可以随时让日本退出联合国,我的国家也是我说了算,好歹老子也是日本天皇。”

  他身上散发出的神威让欧美各国领导人无不感到惊恐,在他们的视角上,血杀神是杀人如麻的刽子手武士。

  欧美右翼也开始反扑,他们将血杀神奉为神明,因为他保护了右翼秩序。

  血杀神的雕像在俄罗斯、波兰、匈牙利、马来西亚等国竖起,这些国家的人把血杀神看作他们的救世主,每天都会有人给雕像送上贡品。

  而日本本土,依然有极少部分人在街头插上彩虹旗或者跨性别旗,结果被血杀神用鬼丸国纲一刀刺穿心脏。

  这样的事情自然又上了国际头条,欧美白左都在诅咒日本人的孩子被同性恋骗婚。

  结果血杀神直接黑进了频道……

  “如果有同性恋或者跨畜要给日本的孩子骗婚,我会提着那个人的头来找你们。”血杀神说完就切断了画面。

  欧美白左再次开始惊恐,有的国家领馆直接告诉公民不要前往日本。

  10月8日上午,日本出现了大量欧美以及中国跨性别、酷儿从楼上直接跳下去的事件,几乎没有一个活下来的,而血杀神听见这个那是高兴的不能再高兴了,在飞船里面笑得头都快掉了。

  “毘沙,快来看这个,来一趟东京市中心。”通讯频道中,天照发来了讯息。

  “我马上就来。”血杀神从血蝠鲼飞船里跳了下去,直接用刺蜂反重力曲翼飞到了东京市中心。

  东京市中心,已经被编入国安部门的日本黑帮拿着霰弹枪和防暴盾牌对着大量的两百斤跨性别和其他白左,其中几乎全是欧美人,从头到尾几乎看不见日本人的存在。

  他们高举“Protect trans lives”的牌子,但下一秒……

  血杀神召唤出排山倒海的分身,将那些跨性别全部一击就击杀了。

  “我是血杀神,这里是日本,我的国家,而且,我保护我的国民不受你们骚扰,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血杀神提着喇叭大喊,“对付你们这帮下等人,只能用献忠的方式了,血之呼吸•八之型•灭杀阵•剑刃风暴!”

  两百斤的跨性别们看见了血杀神抵达了战场,吓得一边大哭一边四散奔逃,他们害怕血杀神手上的鬼丸国纲,害怕他魔鬼一般的身影。

  “血殺神様、これからどうする?”镇暴队的队长问。

  “彼たちは俺が殺す!”血杀神说完就冲了出去,鬼丸国纲不断切割着两百斤跨性别的躯体,将他们一个一个地一分为二甚至斩成上百块碎肉。

  今天上午的事情,让欧美各国再也无法容忍血杀神的大开杀戒,而在早上的恶鬼灭杀中,血杀神的鬼丸国纲也折断了刀刃,毕竟这把侍刃他已经用了好几年了,一早上斩了这么多两百斤跨性别,刀刃折断也确实是正常的。

  “我去一趟赛特斯,我该找浩重新去打造武器了。”血杀神给天照发消息,“大概过个几天,也就是决战日期了吧。”

  “你不在的期间,这里我们守着。”天照回答道。

  血杀神乘上血蝠鲼飞船,直接飞往了那个完全不受外界干扰的地方:赛特斯。

  10月10上午,血杀神前往了赛特斯。

  “你的武器折断了吗?毘沙。”浩一眼就看出血杀神的鬼丸国纲出问题了。

  “嗯,确实。”血杀神打了个哈欠。

  “之前都是你们天诺战士自己打造出了部件然后我来给你们组装,但是现在我想给你露一手,毘沙,今天的武器我亲自给你打造,但是收费会贵一点。”浩拿起了铁锤准备开工。

  “那可真是太谢谢你了,浩。”血杀神拍了拍手,“还是侍刃,这次用重短握柄和双扣拐坠的搭配。”

  “好嘞!”浩拿出矿石开始冶炼。

  从冶炼到锻造,最后到抛光打磨,浩全程亲自出手,而血杀神也是头一次看见浩亲自打造武器。

  过了一个小时,武器打完了,浩把成品交给了血杀神。

  “十万星币。”浩说出了价格。

  “给你。”血杀神从物资仓掏出了十万星币付给了浩。

  “这把刀的可坚持年限至少十年,用这把刀灭杀更多跨畜吧,你做的事情全赛特斯就知道了。”浩竖起大拇指笑道。

  “我还以为你们整天与世隔绝都不知道呢。”血杀神也跟着笑道。

  血杀神提着侍刃回到了血蝠鲼上,浩在血杀神离开之际还不忘和血杀神挥手告别。

  而日本这边,上百艘军舰停在西太平洋附近,这一切都被奥迪斯监测到了,而这一次,血杀神准备用全力开打了。

  “通告瞬杀英雄先生:你严重违反了国际人权公约,制造了惨无人道的跨性别大屠杀,劝你尽早缴械投降,联合国军可饶你不死。”一个台湾人对血杀神用超大型音响发出通告。

  “关我屁事,有那种事情吗?……跨性别大屠杀什么的。”血杀神一脸不屑的表情。

  “你违背了欧美天赋人权的思想居然还敢这样猖狂,联合国军一定会把你轰成碎片!”台湾人继续巴拉巴拉地说道。

  “对付你们,这次老子又请来了一个专家,甚至我觉得我都不需要出场了,喂,楼陀罗,到了地球没?”血杀神突然接通了通讯。

  “我马上到了,毘沙。”一个狂啸西风战甲从天而降,这是印度分部的暴风神天诺战士:楼陀罗。拥有控制飓风的能力。

  “开场就拜托你和波塞冬了。”血杀神面对一百多艘战舰丝毫不慌,他有的是底牌。

  如果楼陀罗和波塞冬失手了让敌人登陆了日本,那还有天照和御魂两人的领域展开,如果领域展开都失败了,那还有血杀神和剩下的天诺战士的支援。

  一场史无前例的世界大战,即将在日本海域展开。

相关内容

会员登陆 还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